Dior的虚拟美妆店铺,懒人的云逛街模式,感官体验与便捷服务一步到位

Dior的虚拟美妆店铺,懒人的云逛街模式,感官体验与便捷服务一步到位
原标题:Dior的虚拟美妆店铺,懒人的云逛街模式,感官体验与便捷服务一步到位 今年由于疫情原因,限制了人们的活动范围。时尚产业为了突破与消费者的物理限制,利用AR、VR等虚拟技术进行交互。从Tommy Hilfiger实行即看即买的VR时装秀,到Gucci推出AR虚拟试装应用,再到Lil Miquela和Blawko等虚拟偶像的腾空出现,虚拟技术在一点一点入侵时尚产业,消费者通过虚拟技术体验品牌带来的服务,提高自身感官体验度的同时使生活更加便利。 早在2011年Burberry就举办过一场3D全息虚拟时装秀,在动感十足的立体声光特效下,模特在消失的刹那瞬时完成服装的互换,然后在不断变幻的场景中幻化为美丽的白雪,这场艺术感十足又极具前沿意识的时装秀在当时很是轰动。我们总觉得虚拟技术是这一两年的新兴产物,但在2018年虚拟技术就强势并全面入侵时尚产业了。单是我国两大电商品牌京东和天猫就与全球各大时尚品牌合作共同推出AR试衣镜、AR互动等高科技服务项目。只是我们当时候对于这样一个概念性偏强的应用还比较陌生,所以它的实用性和普及率都比较低。但疫情原因使得虚拟技术得以在时尚产业大展身手,而我们在这时也渴望透过虚拟技术触碰到真实世界。可是虚拟技术真的会带给我们真实的体验感吗?而线上3D购物是否真的能代替逛街购物模式获得同样的乐趣呢? 虚拟时装秀再现秀场情况与服装细节 在今年二月,由于疫情原因,中国的买手、艺人不得前往参加各大时装周,而奢侈品牌却不愿意因此而放弃中国市场。但普通的线上直播显然已经无法满足消费者的参与感和感官体验,为此法国高级时装品牌Lanvin在18天内做出一个VR看秀的方案,为中国观众真实地还原秀场情况。那次 Lanvin 的 VR 直播,获得了8000万次曝光量,平均点开率为 1.2 次。 其实早在去年Tommy Hilfiger 就推出了“即看即买”的VR 时装秀,我们可通过VR技术观看秀场实况然后进入虚拟快闪商店选购商品。而Lanvin在这一方面也不认输,消费者在看完VR时装秀后会被引导到在电商寺库的2020春夏系列的新品直播,一步实现从展示到销售的闭环。 而ICY数字时装周更是借用了VR加AR的技术,消费者可打开界面随着故事线和动效引导进入秀场,观看一场多维的时装秀,让你身临其境地感受秀场情况以及服装的设计感和层次感。一些专业人士表示运用虚拟技术的时装秀确实比平面直播的时装秀要更有细节,但与现场观秀还是存在一些差异,许多衣服的细节仍无法看清。 时尚产业强势入侵虚拟游戏世界 在最近,你一定被一款名为《集合啦!动物森友会》的游戏疯狂刷屏,这款由日本任天堂打造的萌系慢节奏游戏就被一些奢侈品牌盯上了。全球时尚奢侈品平台Net-a-Porter登录该游戏,并在上面呈现中国设计师的春夏新品。而中国品牌JNBYHOME也仿照Net-a-Porter将最新一季的产品发布活动搬到岛上来做。不仅如此,任天堂还给予玩家充分的自由来设计自己的形象,用户可以购买服装店中的现有成衣,也可以自行设计花纹样式,而别人也可通过搜索或扫二维码的形式获得他人公开作品。因此,用户会以虚拟的形式给自己穿上各款各样的奢侈品。 游戏已成为年轻男女消遣时间的一大途径,也是年轻人的重要社交圈子。奢侈品牌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商机。Louis Vuitton和《英雄联盟》联名合作,根据游戏角色 Qiyana 和 Senna 为灵感,推出联名游戏皮肤,这款皮肤是LV的现实复刻版,包括 T 恤、手袋、运动鞋等单品。在现实中要十几万才能买到一整套的服装,线上只需用限时活动的游戏代币就可获得,兑款成人民币也就几十块钱,你心动吗? 如果这些都还算正常,那虚拟偶像的诞生就彻底引起了人们对于虚拟技术运用的讨论。被《时代》杂志评选为最具影响力互联网人物之一的Lil Miquela是一个由虚拟技术生成的社交媒体影响者。她虽然是一个虚拟的人物,但却和真实的网红没什么区别。她在虚拟世界和社交平台上代言Burberry和Balmain,参加豪华派对,甚至会和网友交流,像一个普通网红一样承受着网络暴力,也会因此而发声。在真实与虚拟边缘游走的她实力演绎各大奢侈品牌的新品,成为了奢侈品牌宣传自身产品的一大途径。 虚拟技术革新下的零售模式 去年六月,Gucci APP推出了AR虚拟试鞋服务,我们可以通过该款APP去选择自己心仪的款式和花纹,毕竟去实体店试鞋的时间较长,而这样就大大便利了我们的生活。运动品牌Nike APP也推出AR试穿服务,而且做得更加深入,它会测量用户的脚长,根据用户的脚部特点推荐适合的、包裹性强的运动鞋。精度误差在2毫米以内。Dior也在疫情期间顺势推出线上美妆店铺,通过3D技术成功把一家实体店复制粘贴在网络上,我们可通过鼠标进行观赏。购买链接和文字介绍被浓缩成一个个黑色圆形按钮,列于产品下方,消费者可真实地体验到线上购物的乐趣。 VR技术运用到实体门店的时间要更早。早在2015年Tommy Hilfiger 就在门店推出 VR 体验,Dior 也提供了虚拟试戴眼镜的 DiorSoLight 滤镜。2018年快时尚品牌Zara推出AR橱窗样式,当消费者下载指定APP并靠近橱窗时,手机就会模拟模特试穿该橱窗内衣服的场景,而消费者可依据AR模拟效果来决定是否直接下单购买。早些年这款技术反响平平,但在疫情期间,这种销售模式反而用它安全又有趣的体验感成功圈粉。 社交平台的虚拟滤镜被玩坏 在过去几个月,以高科技美学为主导的AR滤镜承载着众多时尚品牌在社交网络上进行疯狂传播。作为Instagram上最炙手可热的面部滤镜艺术家之一——Johanna Jaskowska利用奇幻的光影效果打造出具有冰冷质感和前沿科技感的AR面具,一经推出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众多奢侈品牌也推出了与自身品牌息息相关的AR滤镜。Gucci APP的夸张头饰滤镜、VERSACE的光学美杜莎滤镜、DIOR的Check’N’Dior滤镜都备受欢迎。除此以外,丝芙兰利用AR技术在自己的APP上给用户提供产品的虚拟使用。其中包括妆前乳、粉底、修容、唇色等细节化体验。用户通过尝试并分享该体验的效果与心情,从而为品牌进行一次到多次的传播,赢得不错的宣传效果。 虚拟技术在时尚产业的普及是必然趋势,品牌利用虚拟技术去改变用户的看秀体验,革新销售渠道、丰富宣传途径,这样更利于品牌的发展和传递品牌价值。在数字化技术被不断推进的今天,消费者成了最大的受益方,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品牌的服务。特别在二三线城市,奢侈品牌门店无法全面覆盖的地方,那里的消费者也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深度体验。 虚拟技术确实在方方面面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它真的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便利吗?而它在时尚产业的运用又是否能替代之前那种方式的存在?VR时装秀确实能打破距离感,使我们进行沉浸式体验。但对于参与那次VR时装秀的观众而言,VR看秀还是不能替代现场看秀。各大艺人、买手前往各大时装周看秀并不仅仅只是为了看秀,也是为了通过各大秀场的应邀来凸显自身在时尚圈的地位。而且在众星云集的秀场,双方的互动也是很重要的一环,但以目前的技术来说VR时装秀还不能做到像VR游戏一样具有互动性。 一到各大节日,优衣库、Zara这些快时尚品牌门店的试衣间都大排长龙,要看实际穿衣效果起码都要等上十几分钟,很是浪费时间。AR试衣方便快捷,可以大大节约我们换衣服的时间。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就是AR试衣要如何保证穿衣效果与实际效果一样呢,毕竟每款衣服不仅仅有款式的区别,还有板式和尺码的差异。这也是为什么仿货与奢侈品上身效果差那么多的原因,板式在其中就发挥着重要作用。而AR试衣是否能完美展示这一差异就不得而知了。线上的试鞋服务也同样存在这个问题。 东兴证券在 2017 年的一份报告中就指出,VR 营销是 VR 产业中最能盈利的商业模式,能 “帮助网上购物用户百分之百了解产品,降低退货率”,“用户作为内容参与者进入,有着新颖、沉浸感官、主动、双向互动等优点,而不像传统广告中用户的被动、排斥心理。”但这就意味着在加入虚拟体验的线上购物就能完全替代逛街购物的乐趣吗?我们回想一下上一次和小姐妹逛街的情况。最快乐的不就是畅快又败家的花钱如流水以及斩割各种战利品并能即时带回家。在网上购物,消费所带来的体验感是会弱化的,毕竟所有的钱最终也就是一串密码,就像网友常说“我下载淘宝之前其实是为了省钱的”。而且使用产品以及创造闺蜜共同回忆也是逛街的一大乐趣。 Dior的线上美妆店铺在给我们带来沉浸式的实景化体验时,也可能剥夺了我们实际的快乐。现在3D最多也只有视觉和听觉的感受,嗅觉、触觉等感觉我们其实都是无法真实地感受的,也就意味着衣服的面料、香水的味道我们都无法体会。 身临其境和脱离物理空间的界限一直是人类的梦想,之前去不了的地方,看不到的场景,或者此时此刻无法想象的沉浸感,都是虚拟技术带给人们独特的吸引力。但在虚拟技术中只能寻找到真实感,而无法做到真实。在长时间的沉浸其中后要如何清晰地区分虚拟和真实这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现在一台VR设备动辄就要就要上千,这种边缘化的科技产品似乎也只能局限在小众或高端市场中,你会剁手入一台吗? 文/陆倚明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